您的位置:首頁 > 理財 >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到2021年底 銀行將如何推進理財業務轉型?

2020-08-14 23:38:42| 來源: 第一財經

近日,央行正式宣布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到2021年底,讓仍有大量非標等資產來不及處置的銀行暫舒一口氣。然而,過渡期總要過去,行業總要歸于常態。在這剩下的一年多時間里,銀行將如何推進理財業務轉型,目前又在做些什么?

加速發行新產品承接老產品

當前,各大銀行系理財子公司(下稱“理財子”)都卯足了勁兒增發新產品,除了傳統銀行投資者所青睞的現金管理類產品,封閉期更長的定開類“固收+”產品是發行主力。

“增發新產品一方面是為了做大規模,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將那些難以做到凈值化、缺乏流動性的老產品接過來,我們開始和一些持有老產品的客戶溝通,希望能夠將老產品過渡到新發的產品,部分可能會出現收益率下降的情況,這涉及到大量的溝通問題。”管理資金規模約200億元的某國有大行理財子副總對記者表示。

普益標準數據顯示,7月,長三角地區整體銀行理財收益環比下滑1BP(基點)至3.54%。

今年3月,交通銀行(下稱“交行”)副行長周萬阜在業績發布會上表示,對于存量理財資產,采用三種方式進行安排:一是理財子陸續發行符合新規的凈值型理財產品進行對接。例如,交行去年12月將21只存量產品(規模約1000億元),通過變更管理人的方式移植到交銀理財,對應的存量資產也進行了移植;二是安排表內資金承接,無法承接的推進標準化改造后通過交銀理財發行理財產品對接;三是對違約債券、不良非標資產、部分未上市股權、另類投資等資產“一事一議”專項處置。他當時提及,需要延期的資產規模大約1000億元,主要是PPP、非標為底層資產的理財產品等。

事實上,1000億元在同業里并非大數目。另一家國有大行資管部負責人近期對記者表示,他所在銀行的老產品超過1萬億元,其中不符合資管新規要求的非標類產品大約占五分之一,還有產業基金、永續債、優先股、同業資產等,如果以2020年劃一道線,那么未能及時處置完的資產大約還有3000億-4000億元左右。

就目前而言,對于部分銀行,即使是過渡期延長1年可能也難以完全完成轉型。

針對當前面臨的挑戰,工銀理財董事長顧建綱在8月9日的“2020年中國資產管理年會”(下稱“年會”)上提出了一些建議,包括金融監管部門針對存量理財資產整改回表在資本補充、流動性方面等給予政策支持;此外,銀行理財存量資產中標準化資產的處置安排更要引起監管的充分重視,“全行業存量資產中大概有15萬億元的債,建議對以持有到期為目的的債券成本法估值規則,包括非標轉標等部分監管細則,給予靈活的處置和安排,更好地打通銀行理財服務實體經濟的高效路徑。”

開拓渠道,試水更多低波權益投資

除了產品過渡,就理財子未來的發展和競爭力而言,同樣重要的是豐富產品線和策略,開拓銷售渠道。

一年來,新成立的銀行系理財子的產品多數僅允許持有本行銀行卡的客戶購買,渠道包括實體網點及本行手機APP,但這也意味著,非持卡人無法購買。相比起公募基金廣泛的銷售渠道,銀行理財顯然存在渠道不足的問題。

根據《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商業銀行只能通過吸收公眾存款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渠道代理銷售理財產品。

基于這一要求,眾多銀行理財子正在開拓更多渠道。例如,此前光大理財推出的“陽光碧樂活1號”已在百信銀行APP上線;交行的兩款短期定開類產品也于近期在網商銀行上線,可在支付寶上購買;更早之前的2019年12月,杭州銀行宣布與中信銀行、華夏銀行等“強強聯手,開放融合”。

除了渠道,豐富投資策略、招聘投研人員也是關鍵。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在銀行理財子擅長的“固收+”產品中,“+”的部分目前更趨多元,除了權益類資產,目前還包括黃金ETF、優先股、國債期貨等。而權益類資產也不再只有正股,“為了降低組合的波動,我們通常對權益類資產部分采用委外FOF的形式,目前更多采用量化策略,通過期權、股指期貨等控制整體組合的波動,與純債基差異化。”某國有大行權益資產投資經理對記者稱。

不過,對多數銀行理財子而言,目前權益類資產在整體產品中的規模占比低于5%,部分僅在2%-3%。盡管各界對于銀行理財子資金布局股市充滿期待,但短期內配置大幅提升的概率仍低。

獨立法人經營不簡單

整體而言,銀行理財子以獨立法人經營是個不小的挑戰。

“原來在總行部門,把業務做好就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了,但是現在很多工作都要重新來,耗費了非常大的力量,以至于我們在業務產品開發、風險管理方面都要分出很多精力做均衡的管理。”交銀理財董事長涂宏在年會上直言。

“作為銀行的資管部門和理財子其實有很大的差異,我覺得是觀念上的問題。”興銀理財總裁顧衛平認為,過去銀行資管部門是為母體戰略服務的,但是理財子是資管機構,使命就是要為投資者創造價值。所以過去的銀行理財更多是作為銀行表外的一張資產負債表,而現在做的是資管。這樣的變化從上到下,包括跟母體的關系各方面都發生了變化。

理財子公司作為獨立法人,很多責任需要自負。“成立理財子以后,大量在做反洗錢和消費者保護的工作。而在過去,做資管部的時候,消費者保護是由零售部門做的,反洗錢是法律合規部做的。這些短板必須要補上,這是主體責任意識。”顧衛平稱,理財子除了建立自己的投研體系以外,還要建立市場化的機制,這需要有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去磨合。

招銀理財首席權益投資官范華則說:“招銀理財完成了公司化的治理,尤其是市場化改革,在人員招聘上把所有一級部門的主管拿到市場上,由原來資管部的同事和市場部公開競聘,最后形成了現在的團隊。”

Copyright @ 2008-2020 www.flataekwon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方企業新聞網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829 87 59@qq.com

豫ICP備20023789號-1

上海快三